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阳光、古镇与冰凌,共同构成一幅幅画,让人想起故乡,想起儿时的快乐,想起没有冰激凌只有冰凌的童年时光。

儿时没有冰激凌,有的只是冰凌。严寒的冬天,特别渴望屋檐下挂满冰凌,那整齐划一的透明,不仅仅是儿时最初最美的画作,也是可以含在嘴里的幸福,可以回味无穷的童年时光。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青藏高原寒冷的清晨,独自一人在隆务古镇走步。看着街道两侧建筑物上悬挂着许多冰凌,对有着冰凌的隆务镇产生了浓厚兴趣。因为在这里,我又看到了很多年都没有看到的冰凌。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隆务镇位于青海省东南部,黄河一级支流隆务河畔,是黄南藏族自治州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热贡艺术发祥地之一,也是青海省唯一一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隆务镇是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结合部的中心点,也是西藏文化、西域文化与中原文化的交汇融合地区,各种文化在这里冲突、渗透、交流、吸收、融合。清真寺、二郎庙、圆通寺、隆务寺在不足一公里的古街上一字排开,伊斯兰教、道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在这里共存共生,互不干扰,和谐共处。这是民族包容与交融的结果,也是隆务镇的最大特点和靓丽的风景。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隆务镇位于隆务河谷西岸一级台地,老城区保存完好,是同仁县原县治所在地,在这里可以感受古代高原生活,体会青海地方风土人情。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隆务古镇至今已有250余年的历史。公元1765年前后,临夏、兰州、循化、保安等地回汉商人常到隆务寺一带经商。隆务寺夏日仓六世活佛顺应民意,动员周围群众在隆务河西岸圈地百余亩,建设商人居住地。居住地分上下街,南北城门各一。将散居在隆务寺周围的商人安置在这里,当时称“克哇加曲”,意为“80家商人”。后来规模不断扩大,逐渐成为商贸中心和居住中心。至今仍有住户500余户,人口2000余人,他们分别属于藏、回、汉、土、撒拉、保安、东乡等民族。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从隆务镇北城门回望古城,木楼、高大的树木与金色的阳光将古城装点得虚虚实实,若明若暗,疏疏落落,极富情趣。隆务镇古城风韵浓厚,建筑布局合理,古朴自然,简约谐调。建筑依据地形高低错落有致,是青藏高原特有的建筑风格,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走在隆务古镇,随处可见这些透明的冰凌。一户人家门前,冰凌把整株小树包裹得严严实实,玲珑剔透,冰清玉洁。这是严寒与水滴的贡献,是冰与树的杰作。这琥珀似的冰树,让人不得不赞叹自然的神奇。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屋檐下的冰凌,跟儿时的冰凌几乎一模一样,只是这里的冰凌更加粗壮一些。这里的屋顶是平坦的,需要借用较粗的管子排水,形成的冰凌也就格外壮观。故乡的屋顶都是斜面的,用青瓦覆盖,滴瓦下面常常用绝妙风景在。夏天,可在檐下观瀑——暴雨如注时滴瓦下面形成的水帘;冬天,可在屋内看画——天寒地冻时滴瓦下面悬挂的冰柱。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小时候,最喜欢下雪的天气。尽管那时候家庭贫穷,物质匮乏,衣服单薄;尽管被严寒的天气冻得鼻青脸肿;尽管出行的路被白雪封盖。白雪降下时,可以追逐雪花,可以仰天看雪飘落,可以俯首数雪花的瓣数。白雪成为白冰时,可以沿斜坡溜滑,可以触摸冰块的温度,可以听脚踏冰雪的清脆声。白雪融化时,可以看雪水缓缓流动,听白雪慢慢缩小,等待泥土悄悄发芽。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最让人期待的要数白雪融化时遇冷形成的冰凌。雪后天晴,屋顶上的白雪开始融化,融化的雪水沿着瓦沟汇集到一起,又顺着滴瓦往下滴。屋顶雪厚太阳又很大的时候,滴瓦下面是一道道瀑流,冬天也有雨来过的痕迹。此时你可以在屋檐下听冬雨滴落的声音,这是流动的雪。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如果阳光突然离去,气温骤降,融化的雪水还没有来得及全部滴落,就会凝固在滴瓦下面,形成儿时最美的记忆——冰凌。清晨起床,推开门,一字排开的冰凌整齐地悬挂在滴瓦下面。我和弟弟用好奇的眼光一直盯着那些晶莹的冰凌,直到太阳出来,屋外温暖,冰凌变细变短最终消失。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有时候,我和弟弟用一长长的竹竿将一部分冰凌敲下。冰凌从滴瓦处快速落下,落在地面,一地透明。我们连忙上前,拾起大些的冰凌,用冰凉的手握住冰凉的冰凌,看它慢慢融化成水滴,从指缝间流走滴落。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小的时候,没有见过冰激凌,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冰激凌的食物。第一次见到冰激凌,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当时觉得那就是儿时常常见到的冰凌。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冰凌能让儿时的肚子饱胀,双手温暖。捧在手掌上的冰凌越看越透明,忍不住将它放入嘴里,冰凌在嘴里漫漫融化,透彻的冰凉顿时在体内移动。嫌融化得太慢,我们也用牙齿咬冰凌,嘴里咬着,耳朵里能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这声音能让饥饿的肚子饱胀。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咀嚼冰凌成了儿时快乐的事情。奇怪的是,紧握冰凌的手开始冰凉通红,过一会儿却又发烫,比没有握冰凌的手要温暖许多。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大学毕业后,就离开了家乡。一直在城市里生活,城市里少有平房,冬天也没有儿时记忆中的寒冷,就很少再见到冰凌了。偶尔在大街上看到水管爆裂后形成的巨大冰柱,也能让人想起家乡屋檐下悬挂的冰凌。但那毕竟不是悬挂,形状也不规则,又过于夸张,渐渐也就不再有好奇的心了。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今天清晨,在远离家乡的青藏高原,在阳光照耀的隆务古镇,我又一次看到悬挂在屋檐下的冰凌。街道两侧的屋檐下全是冰凌,悬挂的冰凌。我很高兴,用双眼使劲看,用手机使劲拍,仿佛要把几十年来没有看到的冰凌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隆务古镇的冰凌与暖阳,让人想起没有冰激凌的童年时光

我知道,我是思念家乡了。我感谢这阳光、古镇与冰凌,是它们让我想起故乡,让想起儿时的快乐,让我想起没有冰激凌只有冰凌的童年时光。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sanwen/397.html

(0)
上一篇 2022-04-26 09:41
下一篇 2022-04-26 10:4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