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处处有告别,深深的话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慢慢地走

天,还是那么蓝,可却没有一只鸟在飞行;云,还是那么白,可却没有一阵风会吹过;树,还是那么高,可却没有一片落叶会飘落;我,还是那么念,可却没有一寸信笺会寄来。

人生处处有告别,深深的话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慢慢地走

秋天早已过去,可我却无法忘怀,总觉得缺了些什么,缺的不过是我与它之间的告别。于是,我写了一封信,一分蓝色的信——蓝色就如同它一样,干净而又透彻人心,庄重而又具有仪式感——告别着我与它的回忆。

秋风里我告别落叶。不管是在清晨,亦或是傍晚;不论是在街道,亦或是校园。这个季节总是少不了落叶的身影,不过,这时的落叶却并不是像“金色落叶铺大地”般唯美,我感受到的是“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的凄凉。偶尔会有一阵秋风吹过,风起,落叶飞,那场景像极了一场告别,告别秋风回归土地。飘然而起,飘然而落,无一丝声响。有,也听不见,那秋风的“唰唰”声早已掩盖了它落地的声音。我像个过客一般,在秋风里,看见了这场告别。于是,在心中,我摇了摇手,轻声说:“再见啊,风起无根的叶!”

冬雪中我告别秋天。其实,秋还未逝去,冬雪就已经催促而来。“袅袅秋风起,凄凄寒露零。”寒露刚至,冬雪就临,不知是雪还是霜,在这清晨中已布满了操场。怎么说,这场秋,我经历地太短,短到我已忘了何时花开,何时花谢,何时叶绿,何时叶落。是从未与它静静相处的缘由吧!不然,我怎会连它何时走得地都不知道。想见它,只恨相见却已晚。只恨那初遇我未曾留意,只很那相处我未曾珍惜,只恨那告别为未来得及。既然它走了,我也只好相送了。这是场没有秋天的冬日。

念旧中我告别秋忆。它带给我的回忆众多,可我却不再追忆往事,期待着未来。却没想到现在的我,只能告别秋忆了啊!我是个念旧的人,可此时,我却已经忘了何时该与它告别,脑海中浮现了众多画面,可最多的还是秋天的过往。看,我还会将它忘记,只是,将它珍藏在了记忆的最深处。于是,一众念旧中,我告别了它,告别了与它的回忆。

念着这一份长长的信,我还是未能将它寄出。看着手中的蓝色信笺,想,我算是与它告别了吧!不论这个告别是否庄重,是否长远。可,谁又会去在意,我们在意的不过是着悠远的告别,这深情的告别罢了。

毕淑敏说:“深深的话我们浅浅地说,长长的路我们慢慢地走。”而我却说凛冽的秋风,我们默默地告别;无声的秋天,我们缓缓地再见。冬风略带寒意地吹拂过我的衣衫,又是一场秋天啊!又是一场告别。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sanwen/316.html

(0)
上一篇 2022-04-23 11:19
下一篇 2022-04-23 11:4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