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是什么(世说新语是什么意思)

《世说新语》是魏晋南北朝时期轶事小说的集大成之作。编撰人刘义庆(403—444),是刘宋王朝的宗室,袭封临川王。《宋书·刘义庆传》说他“为性简素,寡嗜欲,爱好文义”,“召集文学之士,远近必至”。《世说新语》应是刘义庆与门客文士的集体著作。全书分“政事”、“德行”、“文学”、“言语”、“仇隙”等36门。内容主要记叙东汉至东晋时期文人名士的言行风貌等杂事。诸如“名士风流”、“魏晋风度”,崇尚清谈,寄情山水等遗闻轶事。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士族阶级的精神面貌和生活方式。

《世说新语》大部分篇幅写“魏晋风度”,“名士风流”。他们有意玩弄风度,风流自赏。主张适意而行,不受任何拘束。《任诞篇》记王子猷居山阴,逢夜雪,忽然想起剡县的戴安道,马上登船去访,走了一夜才到,赶到戴安道门前却返回来了,别人问什么原故,王子猷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同是《任诞篇》又记载刘伶纵酒放达,裸形室中,来人见状,讥笑他。刘伶说:“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裈衣,诸君何为人我裈中?”《雅量篇》记谢安与人下围棋,接来信得知谢玄淮上大捷,“默然无言”,直到有人问起,才心不在焉地说:“小儿辈大破贼。”“意色举止,不异于常。”无独有偶,顾雍召集同僚下围棋时,听到儿子死讯,“以爪掐掌,血流沾褥”,却“神气不变”,直至客散。能欣赏山水被视为名士风雅,能隐逸视为高人,能清谈以为经济,服药饮酒都是魏晋风流。他们追求穷奢极欲的生活。《汰侈篇》写石崇王恺斗富的情形,一个“以粘糒澳釜”,一个“用蜡烛作炊”;一个“作紫丝布步障碧陵里四十里”,一个“作锦步障五十里”。“石崇与王恺争豪,并穷绮丽以饰舆服。武帝,恺之甥也。每助恺,尝以一珊瑚树高二尺许赐恺,枝柯扶疏,世罕其比。恺以示崇,崇视讫,以铁如意击之,应手而碎。恺既惋惜。又以为疾己之宝,声色甚厉。崇曰:‘不足恨。今还卿。’乃命左右悉取珊瑚树,有三尺、四尺,条干绝世,光彩溢目者六七枚,如恺许比甚众。恺惘然自失。”豪门士族仗势欺人,凶残暴虐,贪婪丑恶《世说新语》皆有所记。《汰侈篇》载石崇请客,常令美人行酒,客饮不尽即斩杀美人。大将军王敦去做客,“固不饮以观其变,已斩三人,颜色如故,尚不肯饮。”丞相王导责怪他,他却说:“自杀伊家人,何预卿事!”《俭啬篇》记司徒王戎虽“既贵且富”,却吝啬坏绝,他家有好李子,怕别人得到种子,竟先“钻其核”而后出售。

《世说新语》也记载和歌颂了一些好人好事,《言语篇》“新亭对泣”则表现了爱国思想。《德行篇》写荀巨伯忠于友情,不肯“败义以求生”。《识鉴篇》写郗超不计小怨,顾全大局。《自新篇》写周处勇于改过自新,为民除害,很有教育意义。《德行篇》记管宁割席:“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如故,歆废书出观。”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故事通过管宁、华歆对金钱、权势的不同态度,表现出了两个人的品格优劣,历来被传为佳话。

《世说新语》具有较高的艺术成就,用富有特征的细节写人物精神性格,善于记言记事相结合,语言精炼含蓄,隽永传神,是记叙轶闻隽语的笔记小说的先驱,也是后来小品文的典范。

《世说新语》是南朝时期所作的文言志人小说集,由南朝宋临川王刘义庆组织一批文人编写,又名《世说》。其内容主要是记载东汉后期到魏晋间一些名士的言行与轶事。

《世说新语》内容主要是记载东汉后期到晋宋间一些名士的言行与轶事。书中所载均属历史上实有的人物,但他们的言论或故事则有一部分出于传闻,不尽符合史实。

在《世说新语》的3卷36门中,上卷4门——德行、言语、政事、文学,中卷9门——方正、雅量、识鉴、赏誉、品藻、规箴、捷悟、夙惠、豪爽,这13门都是正面的褒扬。

另有下卷23门——容止、自新、企羡、伤逝、栖逸、贤媛、术解、巧艺、宠礼、任诞、简傲、排调、轻诋、假谲、黜免、俭啬、汰侈、忿狷、谗险、尤悔、纰漏、惑溺、仇隙。

《世说新语》文学特点

1、《世说新语》它对人物的描写有的重在形貌,有的重在才学,有的重在心理,但都集中到一点,就是重在表现人物的特点,通过独特的言谈举止写出了独特人物的独特性格,使之气韵生动、活灵活现、跃然纸上。

2、《世说新语》的语言精炼含蓄,隽永传神。有许多广泛应用的成语便是出自此书,例如:难兄难弟、拾人牙慧、咄咄怪事、一往情深、卿卿我我,等等。

3、《世说新语》善用对照、比喻、夸张、与描绘的文学技巧。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yulu/3096.html

(0)
上一篇 2022-12-23 12:29
下一篇 2022-12-23 12:3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