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大树的校园是荒芜的:树是校园的风景,更是校园的灵魂

没有大树的校园是荒芜的:树是校园的风景,更是校园的灵魂

长久远离树林的人少不了烦躁,身心是无法健康的。很多时候,我都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树,想象成一株可以行走充满思想的树。尤其是在夜晚,一个人静静地在黑暗中站立着,偶尔有微风从身旁走过的时候。就像今夜,凉凉的雨丝从西南大学的树叶间滑落在满地昏黄的灯光上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是如此渴望逼近一棵树。

这样的渴望在一个飘着细雨的冬日的晚上成为了现实。在西南大学,远远近近高高低低都是树,随便走到哪里都不会孤单。即便在去外事食堂的路上,台阶的两侧也少不了树的身影。树的相伴,让人有时间想想与树有关的话题。

没有大树的校园是荒芜的:树是校园的风景,更是校园的灵魂

面对树,想起父亲,想起父亲第一次将我和树联系在一起时的瞬间。小时候,觉得自己受了委屈时,就一个人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长时间这样一动不动地站着。话语不多的父亲便会说出一句让我记忆深远的话:“没出息,像个木头似的站在那里。”木头不曾经是树吗?我就这样一直倔强地站立着,心中对父亲那生气的话语感到不满。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那时候的父亲是为儿子的固执而生气,为儿子的幸福而担忧,也为自己的尊严被挑战而伤心。在父亲眼中,或许希望看到儿子不仅仅是停留还应该行走。在家乡,父亲是那个年代少数几个能够读完中学的人之一,他知道树人如同树木重要的不是站立而是行走生长,如果像个木头——曾经的树——那是多么没有出息的事情!木头已停止发展,树将继续行走生长。从那时起,我就渴望成为一株树,成为一株可以行走的树。

没有大树的校园是荒芜的:树是校园的风景,更是校园的灵魂

今夜,我行走在西南大学的校园里,注视着同样在行走生长着的那一株株大树,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在学校里,学生和大树都是校园里的主人。我拜访过中国许多著名高校,印象最深的始终是那些高高低低的树。它们与前来求学的学子一起生长,一起向上,一起抗争。来到满是树的西南大学,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仿佛回到十几年前在师范大学求学时的美好时光,那些在校园树林里晨读的每一个细节都清晰如昨。如果没有了那些树林,我不知道我的大学会怎样度过。

没有大树的校园是荒芜的:树是校园的风景,更是校园的灵魂

西南大学的树是需要仰视的。这里都是大树,静静地站在路的两旁或者小山的四周。站在大树下面,抬头看看头顶上参天的枝干,人在这里会知道什么叫做渺小,也会知道什么叫做宁静。树就这样每时每刻俯视着枝干下面来去匆匆的行人,来去匆匆的行人偶尔也会抬头看看头顶那些遮风避雨的向上生长的树。

在西南大学,你很少看到高楼、大楼,满眼的树是这里的主人。在校园一条主干道路的中间,并排生长着三株大树,校方为了保护大树,就在树的周围修建了一条宽阔的圆形道路,与周边的直线型道路显得极不协调。树总能让人产生敬畏、宁静的心情。进入树林,总能感觉到一种心理上的威严,一种对自然的敬畏,一种天地间的宁静。

没有大树的校园是荒芜的:树是校园的风景,更是校园的灵魂

宁静的时候,我总会想,所谓大学,可以没有大楼,但是绝不可以没有大师,没有大树。大师使人充实,大树让人宁静。大师和大树总是相依相存甚至相辅相成的。季羡林先生就经常在燕园树林里散步,我不知道他的那些哲学灵感是否常常与阅读树林有关。但有一点我可以深信不疑,如果他生活在一个只是光秃秃的水泥现代都市中,噪音代替了鸟鸣,杂乱代替了静谧,你能再渴求他说出那些睿智明晰的哲学话语吗?

树林能够让人稳重、深沉、内敛和肃穆,这不是求学或者治学需要的一种精神状态码?西南大学能够顺利进入名校建设行列,我想仅仅靠这满眼的大树而没有大师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我又想,如果只有大师没有这满眼的大树,那大师还可能成为大师吗?在一个真诚保护认真敬畏每一株大树的校园,大师的出现绝非偶然,也绝非个别。

没有大树的校园是荒芜的:树是校园的风景,更是校园的灵魂

这样想着,不觉来到西南大学的校门口,看到了西南大学的校训:特立西南,学行天下。这不正是西南大学那些需要仰视生机无限永远行走的大树的写照吗?树是可以行走的,甚至可以走得更远。

在布满大树的西南大学校园里,今夜,我心静如水,如依然在飘落的冬日细雨,在巴山蜀水间静静关注着每一株行走着的树,渴望着成为一株能够行走充满思想的树。

西南有嘉木,在缙云山下,嘉陵江畔。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sanwen/418.html

(0)
上一篇 2022-04-27 09:53
下一篇 2022-04-27 10:03

相关推荐

  • 黄南的雪,让我的青春留有擦不掉的记忆

    开了条门缝,一阵冷风挤兑过来,我吸了口凉气。黎明前的黄南,黎明前的周末,黑夜中的雪花,冷清的城市。 推开门,刚走到单元门前,冷气扑鼻而来,眼前的一幕让我惊诧不已。本想在周末的清晨趴…

    2022-04-22
  • 散文:夜晚,寂寞的灯光,孤悬于天

    你是夜晚的陪伴,你是不甘寂寞的思念。不愿与同伴一同沦落,便高高的孤悬于天。 你是夜晚最耀眼的光芒,透过黑暗,铺开前行的路。因为有你,黑夜不再胆怯,因为有你,噩梦不再漫长。你是夜行者…

    2022-05-11
  • 我的家乡“小城仪征”

    烟花三月下扬州,是的我们就靠着扬州,还有古城南京。仪征是一个不大的小城,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这不大的地方我也没有完全的了解。 我是仪征这个地方的人,土生土长的,经常有人说我讲土话,…

  • 金色热贡:民族融合的家

    秋风“呼呼地”吹着,树叶也随风飘落,但我细细端详树叶下落的过程,我发现,树叶并不是快速下落。好像是在和它的大树妈妈做最后的道别。大树好像是在弯着腰想要去拉住…

    2022-04-28
  • 放下沉重的作业笔,推开成堆的教科书,凝视一片叶子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指间,你是否会从间隙中感到生命的盎然;当黄昏最后一抹夕阳苦苦挽着树梢,你是否会感到生命的不屈;当领略那丝丝墨枝送走冬的希冀,迎来条条青枝待春的灵动时,你是否又会…

    2022-04-27
  • 隆冬盼新春,腊八等过年

    冬是春的眉眼,走在岁月的脚行里,寻觅生机的模样。过了小寒,就是隆冬,没有人愿意去翻看冰的痕迹,走过斑驳的岁月,日子里只剩下单调的无趣。 隆冬是天寒地冻,隆冬是万物休眠,不可否认,生…

    2022-05-05
  • 秋雨,是一首流泪的诗,是一幅泼墨的画

    风是一首歌,云是一朵花,年年岁岁的季节更替里,听歌看花。 还记得“春风送暖入屠苏”的诗句,破冰消冻、催绿吐芽的是风;感叹“天凉好个秋&rdquo…

    2022-05-10
  • 给生活,一个你的风采

    芸芸众生,我们不可能用一种模板来雕刻所有人的人生,正因为人各有所思,各有所求,才有了这五花八门的多彩世界。 世界原本没有对错,只因有了你我的分界线,才有了这对错是非。世界原本也没有…

    2022-05-21
  • 父亲的记事本,女儿的成长记忆

    这些天,李健在《歌手》舞台上,演唱的“父亲写的散文诗”被我来来回回听了几十遍。 这是一首让人不敢认真听的歌。每次认真听的时候,眼泪就跑出来。 “…

    2022-04-23
  • 夏夜,不负时光,不负自己

    春花刚走,夏花盈盈而来。时光从花枝招展的暖春走出,越过青草,走过雷雨,在岁月的河岸驻留,悄悄的绽放出夏的笑容。 立夏,是夏季的开始,从此,让人想起雨巷、闲愁。夏季的雨来得快,去的也…

    2022-05-12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