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黄的《西游记》,述说着老书里的味道:挥之不去,也抓握不住

在我小的时候,有一位长辈曾送我一本《西游记》,一共三本。纸张已经黄得不像样子,远远拿开都可嗅到浓厚的味道。曾想着,这封面儿都破碎了的旧书,费劲力才从斑驳中挖出七十年代的印刷日期,究竟有什么值得送人的呢?那远房的长辈什么也没说,单留下一团疑惑弥漫在我心头。朦胧记忆里,那套书就留在架子上,伴随着古旧的味道尘封起来。

发黄的《西游记》,述说着老书里的味道:挥之不去,也抓握不住

打开电视,看着古装剧,行走在人群喧嚷的青石路,挤进老门,拿出相机,在广场舞场地旁,望着紫禁城,买一串糖葫芦,经过深锁的四合院走进批发市场。来过了,看过了,品味过了,仿佛放松了。回过头来,看着朋友圈丰硕的成果,欢喜过去后,也如云烟一般散去。味道只停留在舌尖上,触过了,看过了,嗅过了,身体的某处依旧空荡荡的,坐在书桌旁,光鲜亮丽的书脊竟让人毫无食欲,任那一一本诗,书束之高阁。

生活有时很忙,但很充实。信息爆炸的时代,将书籍、收音机、传统工艺踏在脚下,挟着人们飞跑追逐流行的列车,人们连车外的风景都忘却,更不必说故乡的那一碗油、盐、茶、醋。每人手中,都凝聚着一个小世界。那我们还缺什么呢?

发黄的《西游记》,述说着老书里的味道:挥之不去,也抓握不住

总有一种味道,挥之不去,却抓握不住。

我是个爱读书的人。爱屋及乌,我也喜欢收集书签。纸质、异型、金属等种种材质遍插于我的书堆里。我也成为书签的富翁,总觉得缺点什么的时候,我得到一只黑檀木的书签,刚拆封,一阵幽香钻进鼻孔。刹那间,像接通的电源,一点光亮从记忆中闪现,跳动,迅速膨胀。两种味道,从记忆与手中交错起来。明明那么不同,却又那么相像。移开精装本《西游记》,那股味道终于凝聚成实体。

三本老书,静静地卧着,微笑着。

我细细地咀嚼着,没有电视、手机、喧闹的景点人群;连时间都空寂,缓慢地拉扯着日影。此时的我,全部财产不过一枚书签,三本老书。

发黄的《西游记》,述说着老书里的味道:挥之不去,也抓握不住

指尖的味道,填补了缺失的章页。从无到有来。拿走天平上的累赘,一颗充足的心足以沉压到底。曾经的疑团,已随着浮躁远去。塞满棉絮的心怎能有丰盈了内在的沉重?大千世界,怎能有内在那一隅安宁丰盈?

时代会变,但味道永不会褪色。虽然失去了浮华的世界,但有老旧炉火中温焙的心,淀满老书里的味道。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sanwen/201.html

(0)
上一篇 2022-04-20 18:33
下一篇 2022-04-21 09:3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