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一树紫藤花开

——忆外婆家的两棵紫藤树

真心快,2015年的春天已经接近尾声,天地之间,争奇斗艳、竟相开放的花儿们都纷纷凋谢了,如同这无可挽回的春天……

这万千落红之中,就有宿舍楼前面那几株紫藤花,在春天的中间时段悄然绽放,从容淡定,不争不抢,典雅高贵,远远望过去,那一团团的浅紫,如云雾般梦幻。

一直在关注着他们,每年如此,今年还是这样。为此,每天去食堂吃饭,来回的路上,特意走了草坪中间那条弯弯曲曲的石板小道,刚好可以从爬满了紫藤花的凉亭下面经过,春色无限,每天仅仅只需要那么一瞬间的驻足和相互凝视,彼此便不再辜负。

之所以关注紫藤花开,是因为她是我生命里的花,生命里的树,几十年来一直绽放在远去了的童年回忆里,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想起来,便历历在目……

小时候,外婆家的门口,就长着两大株这样的紫藤树,在农村,她们并不傲娇,也没有人专门给她们搭建可供攀援栖息的凉亭,就只好攀扶在旁边两棵老枣树上,枝干相互扭曲缠绕,扶摇直上,宛如盘龙一般苍劲有力。

听妈说,那两棵紫藤树在我们老家叫做葛花树,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有了,历经百年沧桑。妈就在每年一度的春天里,眺望着紫藤花,采摘着紫藤花,度过了自己少女时代,直到18岁出阁嫁给我爹。妈还说,之所以每年采摘紫藤花,是因为那花儿和洋槐花一样,在青黄不接的暮春时节,能够用来填充饥肠辘辘的肚皮。另外,紫藤树根和树皮还可以入药,熬水喝能够治疗身体肿痛,是穷人家的救命稻草。

因为家里穷,与生俱来的,植根于灵魂深处的强烈自尊,使得我的童年时代一直宅在自己家里,哪儿都不去,包括外婆家也很少去,因为外婆生性严厉,拒人千里,加之舅舅们也都不够言笑,而且相较于我家生活富贵,使我产生了强烈的抵触心理。

于是,屈指可数的几次外婆家之行,我唯一的爱好就是攀爬门口那两棵紫藤树,跟猴子荡秋千儿似的,因为我觉得我跟紫藤树们有着说不完的话,而她们也了解我这个小小少年的心事。

再后来慢慢长大,也懂事了,去外婆家的次数多了起来。印象中,有个春天吧,阳光明媚,我骑车到外婆家,外婆光着膀子坐在满树花开的紫藤树下,胸前吊着她那对早就干瘪了的哺育我舅我妈他们4个的乳房,忘了当时是在收拾粮食,还是在缝衣服,还是在待时虱子的,反正见到我很高兴。她说,”小忠子来看婆婆了呀,来,婆给你烧鸡蛋茶喝……”

那一天我至少喝了外婆6个荷包蛋,更加难得的是,还享受了外婆难得的微笑。其实,外婆笑起来比绷着脸的时候更吓人,但我很是过瘾,毕竟那是我难得一见的笑容,外婆一生之中没有过几次。那一年,外婆至少已经76岁高龄了。

我上高一那年深秋时节,外婆在我家摘花生的时候,突发脑溢血撒手人寰,这个可怜而又坚强的钢铁女人,结束了人世间79年的漫长苦役——从29岁开始守寡,儿孙满堂,熙熙攘攘几十号人——唯一一次眼里含着泪,依依不舍的上路了。

外婆的门口那两棵紫藤树,由二舅负责看管,依然年年花开花落,年年花落花开。

13年后,妈走了……

15年后,大舅走了……

16年后,小舅走了……

18年后,二舅也走了……

他们,都去寻找外婆外爷去了……

我最后一次去外婆家是在2009年的春节,外婆的两间老房子还在,早已经人去屋空,家徒四壁,几近坍塌……只是,那两棵紫藤树还在,依然老树新枝,正在酝酿新一年春天的满树花开。

再后来,春节回家,去外婆家,就不再去村子里了,而是开车直接到坟头上,按照长幼顺序,依次给外婆外爷大舅二舅小舅放炮磕头

……

 

 

听说,当年外婆的老宅子,已经被小舅家的大表哥据为己有,盖起了新房子。

还听说,外婆一辈子纺花织布的织布机、纺花车、大桌子,也被大表哥从老房子里扫地出门,堆在一个角落里,风吹日晒后,被劈柴烧火做饭了。

当时,我也曾和大姐她们商量,想去把外婆的织布机、纺花车等老家具拉回来,存放在我妈的教堂里,供后人思念和瞻仰。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想法,但因为顾虑太多,光心动不行动,也就搁浅了,最终化为缕缕青烟。于我们而言,毫无疑问,这是个深深的遗憾。但于外婆,也许这样最好,她可以在天国里继续使用,继续干她的针线活了。

幸亏,我提前了几年下手,从外婆的老房子里,找出了她当年嫁给我体弱多病的外爷时,她当木匠的爸爸给她亲手制作的梳妆盒,一路带到了京城,放在家里的多宝架上,精心供奉。

每天,我凝视着那曾经的漆黑发亮的梳妆盒,和那上面精美的葫芦玉箫的雕刻,仿佛就能看到曾经青春少女的外婆和我母亲,轻轻抚摸着梳妆盒,我还能触摸到外婆和我母亲的温暖指尖。

只是不知道,那两棵紫藤树如今还在不在……

如果在,那今年也一定花开浪漫了吧……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meiwen/21.html

(1)
上一篇 2022-04-18 23:40
下一篇 2022-04-18 23:45

相关推荐

  • 人云亦云,只会平庸,创新思维,强者生存之路

    反反复复,周而复始是我们每天的生活状态,这种状态下的我们如同行尸走肉般麻木无助,可能这样的生活只是内容不同,但形式基本都是一样的吧?是不是在这种生活下的人们思维都会形成一种惯性?会…

    2022-04-25
  • 幸福是什么 ,幸福的味道就是

    幸福是什么?如果用颜色来形容,幸福应该是温暖的黄色,热烈的红色;如果用声音来比喻,幸福又是激越的离音,低婉的小调;如果用味道来打比方,幸福则为甜蜜蜜的滋味,是远赴外地的游子吃到母亲…

    2022-04-23
  • 爱上有你的日子,喜欢你温柔的发香

    在人生长河里相遇,是一种缘分,在芸芸众生中相爱,更是一份奇缘。每日里我都在祈祷,祈祷幸运光临,祈祷每一个黎明醒来能看到你的容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惦记你的影子。于万千人…

    2022-05-21
  • 夜已深,守着唯美的曾经,诉说今夜的清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一个人在入夜的时光里,守着淡淡的忧伤,去品味岁月的清欢。时光的节奏总是不紧不慢,素素的铺展开来,露出曾经的痛。我极力去忘记那些早已风化了的故事,任春来秋…

    2022-05-02
  • 美文:大雪夜归人,一杯暖茶想起谁

    风已起,雪已落,又是一年隆冬节,恍惚不知年已尾,割肉备酒待宾客。寒气天地来,大雪夜归人,一杯暖茶想起谁? 小雪封地,大雪封河。北方的冬天银装素裹,河山一色。我喜欢冬季里的雪,如春喜…

    2022-05-06
  • 明媚的心思,写给逝去的青春

    趁着记忆不老,翻看刚刚走过的青春,在岁月凋谢的花样年华,我们曾经有过梦想,有过追逐,有过眼泪,有过笑靥。千般滋味,百般风韵,把一段浪漫故事写进逝去的青春。 岁月安暖,揽一份美好入怀…

    2022-06-15
  • 落叶冷香,云卷云舒入深秋

    浅黄是金,送给落叶静美,走过微凉的记忆,与初秋告别。细数剩余的美丽,夏花绚烂,秋花静美,每个季节都有着不同的别样风情。 我喜欢独坐窗前看过往的风景,一片落叶,一枝花开,每一片惬意的…

    2022-05-08
  • 人人平等,共筑华章

    天下为公,是谓大同。这是孙中山先生在辛亥革命、民族存亡的紧要时期确立的社会理想。所谓大同,就是人民之间没有等级差别、没有剥削压迫、平等和睦相处。既要追求大同社会,首先要把平等放在首…

    2022-04-19
  • 美文欣赏:与书香有约

    一张书桌, -把椅子, –杯清茶, 似是从心灵深处飘来的一股馨香,带着古典的韵味和怡然的气息,氤氲地飘散…. 沉沉焉不知月上西楼,醉醉焉已然穿越时空&#82…

    2022-04-19
  • 向一只马桶致敬:谦卑自牧,托举着人让人无限舒畅

    我们应该向一只马桶致敬。 马桶或许是现代文明社会里最不可或缺的家具用品,它谦卑地托举着我们,让我们上下通畅无限舒畅。 马桶,外表洁白尊贵,温润细腻,自身气度不凡。 马桶一般由陶瓷制…

    2022-04-19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