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房子,在水库边上,包容滋养托举着我

不论我走到哪里,总有那么一座水库与我形影相随,总有一座水库离我家的房子很近,或者说我的房子总是离一座水库很近。

我现在就居住在一座水库的边上,我常常站在高高的阳台上与楼下的两座水库目光交流。我常常在这个时候想起童年,想起故乡,想起董家湾水库,想起黄龙潭水库,想起丹江口水库,这些水库与最初的亲水、最真的母爱、最美的记忆有关。

我有一座房子,在水库边上,包容滋养托举着我

童年的时光与水库相连,离开家乡独自在外地求学,学成之后工作,再到举家北上来到渤海湾居住生活,一直都与一座座水库相联系。在或小或大甚至一望无边的水面,常常有我搏击江水的身影。在家乡学习工作时,每年五一前后,都要到水库里游泳,虽然那时水温还很低,但挡不住下水游泳的脚步。如今,我来到了北方的城市生活,我的房子就在两座水库的旁边,站在阳台上可以清晰的看到5号水库的全部和2号水库的一部分。这两座水库是生活在这里的人的饮用水源。那两汪清澈透明的水,就像这座城市的眼睛,深情,含蓄,超然,安静地关注这城市里的每一个人,包括我这位从远方而来的人。

我每天都要从水库边上经过,即使散步,也愿意绕着水库一圈一圈地慢慢走。水库让我有一种亲切感,安全感,满足感。劳作一天的烦扰与疲惫,远离家乡的思念与牵挂,都在瞬间飘远。是宁静的水面让我们的浮躁远走,是深沉的湖水让我们的不安充实。好多次,静静地看着湖中漂浮着的落日与夕阳。有月的夜,更是喜欢那种水天一色澄澈透明的湖水。但更多的是,我会为水库结冰后冰面上仍然停留的飞鸟感动。寒风就在旁边使劲吹着,它们依然闲庭信步,在冰面上展现信心、勇气和力量。冬天,广阔的湖面上有一层厚厚的冰,远方来的鸟儿才可以站立支撑。我不知道它们那里来的力量不惧风寒,是坚信冬天终归要过去,还是坚信春天一定会到来?只有在隆冬结冰时节,我才可以见到这些不知名的鸟儿,现在湖水清澈荡漾,它们现在在哪里呢,是不是又闲庭信步在远方?我有些想念它们了。

我有一座房子,在水库边上,包容滋养托举着我

日日走过的水库四周,后来竖起了一堵厚厚的高高的围墙。它挡住了我与湖水交流的目光,也阻隔了我与湖水亲近的机会。原来也有围栏,是透明的,湖水就在眼前静静躺着。从它周围经过,湖面上的风景因早晚光线的不同而显出变化。柳条低垂的午后,一丝轻快的风掠过,湖面就有千万双眼睛闪动,你只能停下脚步,来接受关注和问候。这时候,你是快乐的。湖水还是春天信息的传递者,最后送走冬天送走冰面的是湖水,最早迎接春天到来的也是湖水。当湖水中有一片绿意的时候,阳光便开始灿烂。第二天,湖面四周便有了一圈绿色。没有几天,整个湖面便都是绿了。我不知道那是一种叫什么名字的水草,它带来的绿色很生动,很自然,虽然有一点儿张扬——它扩张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仿佛要把积蓄很久的热情在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张扬总要受到压制,从它肆意铺满湖面的那一刻起,就有一群人用原始的方式将绿色打捞上岸,一座座绿山在围墙内外堆起。绿色带给我们春天,也可能给我们带来某种伤害,水库的水是居民饮用水,必须保证它的质量,要让湖水能够见到阳光。但是绿色是打捞不完的,它们很快就爬上树梢,染满大地。

我在一声叹息声中走过日日走过的水库四周。修建了围墙的水库仿佛少了往日的热闹,再也看不到开车前来钓鱼的人了,也看不到出租司机在这里自己从水库打水擦洗车子了。晚间从这里经过的人明显少了,那个操着浓厚山东方言的卖烧烤的小伙子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在卖羊肉串,如果还在经营,生意怎么样。围墙修起前,他就在小区门口和水库围栏之间的空地上支起板车卖烧烤。小伙子从不高声叫卖,他的摊前人却很多。小伙子很会笑,笑起来眉梢也让人觉得亲切。我记得曾经有三个板车摆放在哪里一起竞争,坚持到最后是那个来自山东滨州的小伙子。有好多个夜晚,在那昏暗的路灯光下,我和一位朋友在烧烤摊前度过。说话,交流,倾诉,郁闷与不屈,现实与理想,奋斗与尊严,在流走的啤酒中升华。缺少朋友的日子,缺少真诚的惶惑,缺少倾诉的时光,都在那个烧烤摊前不再。如今,围墙堆砌起来了,烧烤摊不见了,我和朋友也没有了举瓶(我们用瓶子喝酒)邀明月、把酒话天下的平台了。当然酒还是在继续喝着,只是场所太正式,气氛太庄严,人员太混杂,交流甚至感慨的勇气也就减少了许多。我渴望能够再见到那个来自山东的小伙子,渴望能够在湖边吃烧烤、喝啤酒,当然还可以想念水库思念故乡。

我有一座房子,在水库边上,包容滋养托举着我

我有些讨厌那堵墙了。

但我终于还是可以看到湖水了,看到从家乡丹江口水库(现改名沧浪湖)引来的汉江水了。我很高兴家乡的水会在这里汇聚成湖,滋养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站在高高的阳台,5号水库的全部(2号水库的一角)湖水尽在眼底。我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我从来没有这样居高临下过,内心被一阵阵欢喜充满。这座城市的大半部分都在我的眼前。这城市的眼睛每天都会被我注视。

我住在水库的旁边,我很快乐。我知道我的生命里终究会有一座水库在,包容我,滋养我,托举我。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meiwen/106.html

(0)
上一篇 2022-04-19 21:26
下一篇 2022-04-19 21:2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