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散文荷花,荷花散文顺序

当代散文|荷花

盛夏当伏,正是赏荷的季节。与老伴一起,兴致地来到小莲村观赏荷花。

小莲村在日照老城以北十里处,东侧紧靠二O四国道。从村子的东南大门进入,也就七八十米远,便到了荷花塘。

荷塘占地四五亩的样子,盛满了碧莹莹的荷叶,与白的、红的、粉的荷花,随着徐徐的微风,轻轻摇曳着、舞蹈着,犹如一群翩翩妙女,欢欣地向我们微笑、招手。

三三两两的游人,沿着荷塘四周水泥砖块铺就的小径,边观赏着荷花边闲聊着。径与塘之间,是一排青青的垂柳和米高的不锈钢栅栏。南侧偏东处有石筑栈桥,跟荷塘中央的石亭相连接。

我俩走走停停,透过时密时疏的柳条柳叶,浏览着荷塘里的景致。

肥肥的荷叶,高低错落着,似是亲姊妹好哥们一般,搭肩搂背地你拥着我我偎着你,悠然悠哉地享受着夏日少有的淡阳和清风。荷蕾腼腆地躲在叶片下面,有的刚刚脱去绿绿的苞衣,泛着或粉红或玉白的面靥,羞羞答答地探着头张望着新奇。

朵朵荷花,容娇色丽,清香纷溢,超凡脱俗般婷立于荷叶之上,透着妩媚神韵,煞是动人。有些昂首鹤立,张扬大方地盛开着,那么灿烂,那么动情,毫不客气地消费着大自然赐予的阳光、空气、轻风。还有些呢,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花瓣儿依恋不舍地飘落在了清清的水面上,随着微微流波无所谓地游荡着,好似在寻找着新的归宿。

花儿凋零后,作为花托的花蕊,梗颈高高地擎起,成为了酷似碗儿状的莲蓬,看上去巧巧的,给人浓浓的成熟感和艺术感。由于今年来赏荷的时间稍早了些,莲蓬并不多。记得前一次来访时,虽然已是深秋,早过了荷花盛开之时,但尽染锈色的荷叶、莲蓬,比比皆是,风儿拂过,莲子在蓬内滚动着,响声混成一片,宛如打击乐。有的莲子趁机溜出蓬房,跳进了水中,早早地孕育新的生命去了。当时我还曾想,采些莲蓬带回家该多好,插在花瓶里,会给居室增添很多清而雅的仙气和情趣。

池塘里,几只蜻蜓无拘无束、自由逍遥地在荷叶荷蕾荷花间飞来翔去,时而兴致地落在叶片上,时而小心地浮在荷蕊中,恰似那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得意地周旋于美女靓妹间。透过花朵叶片间隙,便见微微水波静静地蠕动着,偶尔有数只水蜢子,轻盈地跳来跳去,舞蹈着自己心中的主题。数条红的白的花的鲤鱼悠闲地畅游着,一会儿消失在荷丛中,一会儿出现在视野里,似是和谁玩着捉迷藏的游戏。一只青蛙舒适地蹲在荷叶上,似是想着自己的心事,间或抬起前爪撩着水珠,一遍遍地擦拭颈部头部,美滋滋地享受着那份爽爽的清凉。树枝上的蝉们,争先恐后地鼓噪喧闹个不停,犹如缺席指挥的音乐会,杂乱无章地在那儿各唱各的调儿,再细心辨了一下,有的似是民族唱法,有的似是通俗唱法,有的好像在唱高声部,有的好像在唱低声部……真是不亦说乎。

二十几分钟的光景,我们围着荷塘转了一圈,深感美不胜收。我在栈桥入口处,跟老伴说:“走,进去看看。”

通过不到十米长的栈桥,很快来到石亭里。一股泛着淡淡荷香的风儿吹过,沁人心脾。再环视四周,满目的荷叶荷花,仿佛置身于清雅仙境之中。

我不禁轻声吟出一联:“青荷承玉露”。老伴听罢,回望着荷塘,对曰:“红蕾沐夏风”。

随之,我略思忖,再出上联:“一水香红听蝉唱”。过了片刻,老伴接道:“满塘花仙降世间”。

小莲村是啥时有了荷花的?不好考证。但有个传说,讲的是很久以前的一年盛夏,西方三圣在极乐世界遥寻人间,忽见淡云之下河山之阳,溪流淙淙,水波粼粼,雾气随风时隐时现地缭绕其间。

于是,三圣带着好奇心降临此地,只见西面有弓山、北面有河山,偏东北方向有三柱山,都不算高大。从这些山中流出了数条河溪,恰似游龙一般忽聚忽分地汇入后楼河,在日照城东门外与营子河合流,形成了秀美的水乡风景。

他们感叹这天成仙境,但同时也了解到因河道溪流较多,每到夏天雨季,总容易引发水灾,冲决良田沃土,致使百姓生活惨淡,无有依靠。

心怀悲悯的佛菩萨,欲解众生困苦。先是阿弥陀佛示意势至菩萨小施法力,顷刻间将众多较小溪流拦为数截,形成了若干水面相对平静的,既相互连接又相对独立的小湖汪;尔后,安排观音菩萨用柳枝蘸着瓶中甘露洒向湖汪,眨眼间长满了绿油油的荷叶、粉扑扑的荷花。

见闻此情此景的众乡民,纷纷聚来,连连称好,合掌恭谢西方三圣的善行功德。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儿的荷花一年比一年繁盛起来。人们也不再遭受洪灾之害,尤其是在主粮不足的时日,还能采荷藕充食果腹,或换粮易物,或出售赚钱。

荷花从头到脚浑身都是宝。她的叶、梗、花、子、蓬、藕,均可入药,具有养心安神、益肾补脾等功效。假设你遇有上火、便秘等小毛病,可以拿荷叶当茶泡喝,问题很快就会得到解决。

再说荷藕吧,从淤泥中挖出并洗净,外表光滑,呈乳白色,内部多孔。若切成薄片,开水浸过,加入蒜泥、酱油和醋,是道四季皆宜的凉拌菜。如将之烹饪,或脆或软,特具营养。荷藕不只可以食用,还是一味好药。中医有载,荷藕性寒味甘,生吃生津凉血,熟吃补脾益血;若夏时食之,能清热解暑。而深加工后的藕粉,是高档营养滋补品,既养血又开胃。

从此,这个原本不怎么起眼的小地方,聚居者越来越多,久之形成了自然村落。不知从啥时起,人们称此处为小莲村了。史料记载,自明初开始,就在离县城十里的小莲村设立驿站,即莲汪铺。再后来,日照牟氏家族的七世二公,分家后定居此村。

地杰必然人灵。逐步富足起来的小莲村,追求的层面就不只是吃饱穿暖这么单一了,尤其牟家世代在文化精神生活上,有了更高期许。他们传承着“耕读为业、诗书继长”的祖训,注重对后辈的教育培养,早在清初就建起了私塾,村人时称“前学”;又到民国初年,随着新学的兴起,废私塾改学堂,校址即是今天的莲村小学。

有耕耘自然也有收获。数百年来,小莲村才俊辈出,仅清朝中后期,就相继出了四位进士,且皆有作为——

牟朝宜于乾隆七年考取壬戌科进士,授甘肃永昌县知县,后改任江南砀山县知县,政声突出。

牟若鈖是乾隆辛酉科拔贡,于乾隆十九年考取甲戌科进士,捷取知县,任莘县教谕。

牟鸿骞于乾隆四十五年联捷庚子恩科进士,敕封文林郎,工诗善书。在陕西城固县知县任上,重农劝学,兴修水利。当着湖广教匪蔓延川陕之时,他督练兵马守卫,有警则单骑巡历,不扰于民。

牟衍騋于道光十六年联捷丙申科进士,且工诗赋,尤精书法。他官至岢岚州知州,吏治有方,民望很高,百姓为之建造生祠。

据说,当年的砀山社会秩序混乱,盗窃抢劫屡屡发生。有着佛菩萨心肠的牟朝宜到任后,恩威并施,对缉捕嫌犯,尽量较少用刑,而是注重感化,逐渐形成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良好民风。

他不仅工作上有良好政声,还特别关心家乡发展和父老乡亲们的生活改善。有一次回乡探亲,见家人和左邻右舍在农闲时,无所事事,把大量时光浪费于蹲墙根、拉大呱方面,便悲悯心兴起,根据村里水竹资源丰富的特点,叫三弟牟朝岱去江南学习竹编技艺,返回后广为传授,并逐渐形成了规模。

清末民初,小莲村的竹编制品已售至青岛、东北、京津沪等地。新中国成立后,竹编成为了村子的一大副业,有很多竹编器具畅销全国各地。

为了纪念牟朝宜功德,清乾隆二十九年,也就是1765年,牟姓族人在村前立了“进士牟朝宜墓道碑”,以彰其德。

当代散文|荷花

荷花原本发端于淤泥,出身是极为低微的,但总是保持了圣洁高雅的风韵,浸润着人们的感情和精神世界。

古往今来,人们喜欢养荷、乐于赏荷,更有文人墨客以荷比物、以荷兴思、以荷托情、以荷言志,或泼墨写意,或工笔描真,或借以率性渲染、抒发情怀,寄寓了几多期许和心念,赋予了崇尚人格和品性。

大唐诗仙李白曾生动地描述:“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我们从中仿佛望见了由荷叶蔓延而成的浩荡碧绿,也犹如看到了那相聚相偎的轻盈婷娉倩姿,以及生自深幽之泉,他无能比的那份灵性与盎然。

南宋时誉“中兴四大诗人”的杨万里咏荷,是非常用心用情的,特别在细节的刻画上率真而细腻。若读罢《小池》里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你定有同感。在我的记忆里,荷花与蜻蜓,似是孪生姊妹,总是不离不弃的。还真是,小小的荷蕾刚刚露出水面,诗人还未来得及欣赏细品,却已被蜻蜓捷足先登了。嫉羡不?在这里,诗人用了两个词,可谓精到至极,一个是“才露”,一个是“早有”,把时间的稍纵即逝凸显了出来,确是令人叫好!

还有《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中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被时居朝臣的杨万里用“碧”“红”两字,简要而突出了叶与花给人的视觉冲击,绘就了莲接天宇那无边无际的辽阔气象,更是让人感叹不已。

这次小莲村赏荷后,我翻出了学生时代的名篇——《荷塘月色》,认真地重又阅读起来:“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

读着读着,感觉与大散文家朱自清老先生不约而聚,像是一起踏着那曲折而幽僻的小煤屑路,默默地缓缓来到了月色下的池塘边——

“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

多美的句子啊,宛如小溪流水一样,哗哗啦啦地从先生的笔下流淌着,似乎流淌进了我的心窝,只觉得清清凉凉、湿湿润润的,舒服恬适。

《荷塘月色》,是我读高中时的一篇课文。教我们语文的安老师对其非常钟爱,特别地反复叮嘱我们这些做学生的,一定要多读多感受。从此,我也喜欢上了《荷塘月色》,喜欢上了朱自清先生,还有他的《背影》《踪迹》《你我》等散文,以及散文里的语言、语境。

前些年,有一首恬静古典、淡雅唯美的歌曲,踏入了我们的文化娱乐领域。这就是由音乐人张超创作、凤凰传奇组合演唱的《荷塘月色》。据作者介绍,当时的创作灵感,主要来源于散文大家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并尝试着用音乐的方式和风格,为听众们呈现了不一样的荷花世界。

在舞台歌唱表演中,凤凰传奇组合融入了新鲜元素,不仅配以古筝、琵琶等传统乐器,还通过扬声器将潺潺流水声穿插其中,再加上魔幻般的霓彩灯光,夜晚那赏荷氛围被渲染得淋漓尽致,魅力十足啊。

于是,大有人文气质、古典浓郁的满是中国风味道的现代歌曲《荷塘月色》,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诞生了:

“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美丽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等你宛在水中央……”

玲花作为凤凰传奇组合的女主唱,借着那轻快舒畅的旋律,凭着一腔柔美爽朗的歌声,给我们展现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夏日里荷塘月色的诗一般动感画卷,以及特有的生活气息,大有美景良时之感。

此时,或许一池荷花映入了你的脑海,或许一缕荷香飘旋于你的身旁,或许还有一位洋溢着古典美的江南女子迎你款款而来……

是的,纯丽的歌词,优美的旋律,磁力的嗓音,使整首歌曲塑造出了恬静而古典、淡雅又唯美的荷塘月色,伴同着朱老先生原文中的元素、基调和韵味,久久地感染激动着读者听众朋友们。

现实主义诗人白居易十分喜欢荷花,内心深处崇慕荷花那清雅高洁的品性,并亲自种植,以此自勉。在他的诗作里,吟咏荷花的诗句是比较多的,其中的《采莲曲》就是其中的上乘之作。

“菱叶萦波荷飐风,荷花深处小船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我们读罢,较强的感受是极具画面感。在这儿,诗人用写实手法,将荷叶荷花小船和姑娘融入了采莲场景,尤其是特写了姑娘偶遇心上人时,又想跟人家说说心里话,又害羞不好意思的矛盾心境,以及只好低头浅笑,不慎玉簪却滑落水里的尴尬神态,表现得非常富有劳动和生活情趣,读来兴味陡增。

说荷花,就不能不提“并蒂莲”。她是夫妻恩爱、感情笃深的代名词。负有盛名的唐朝诗人李商隐,曾写过一首情深意重的五律《荷花》:“都无色可并,不奈此香何。瑶席乘凉设,金羁落晚过。回衾灯照绮,渡袜水沾罗。预想前秋别,离居梦棹歌。”

此诗表达了诗人对未过门恋人独有的爱怜之情——曲江之遇,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粉色纯纯,姿态婷婷,无与伦比之美,别具诱人魅力,恰似水边目睹芙蓉、得见洛神,尤其是立秋将别,恰如枯荷一样临谢,留下的必是凄凉遍布。相许的再逢?恐怕也唯能梦中相晤了。

诗人与爱侣之间的那个缠绵、那份眷恋、那种清纯啊,真不是我们这些局外人能够想见得了的。

不是吗?曲江这无尽的流波、水烟,怕是永远都道不完诗人那满满的相思、悠悠的惆怅!

性情耿直、志向高远的楚大夫屈原在《离骚》中咏道:“制芰荷以为兮,集芙蓉以为裳。不吾知其亦已兮,苟余情其信芳”。从中可以看出,他欲以荷叶莲花为衣裙,为的是用象征手法来表达自己的真实意愿,打心眼里仰慕荷莲那出尘离染、圣洁无瑕的高贵气质。

千百年来,中华大地上,华夏族群里,又何止屈子如此啊!

北宋理学大家周敦颐在散文《爱莲说》中,一开篇便直抒:“冰清玉洁出红尘,摇摇曳曳落凡间。哪知左右浮萍荡,且唤清风归九天。”赞美的是谁?卉中君子,荷花也。

他托物言志,赞咏荷花的高洁高雅高贵,也暗喻着内心矢志不渝的追求向往。是的,荷花那天成的冰清玉洁,即使出水后遭逢怎样的世间动荡,也依然不改初心、保持本性,就如天仙下凡、不染纤尘,只待清风缕缕,便可直上九霄矣!

作者进一步赞道:“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是啊,荷花那挺拔秀丽的芳姿、清逸超群的品德,可敬而不可侮慢的嵚崎磊落风范,普天之下又几人能及啊!

其实,周敦颐老先生最想反映的,就是借荷花的生长环境,暗讽当朝官场黑暗,而自己志比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他为官一生,执着于清廉正直,数洗冤狱,为民作主,难能可贵。晚年退休后,定居庐山,著书明道,洁身自爱,颐养天年,身体力行荷花那澹泊明志的洒落胸襟、高洁人格,使晚节保持如初如荷。

关于荷花的文学艺术创作,除了繁盛的诗文之外,画作也是很多的。大画家张大千就画了不少的荷花,朱荷、粉荷、黄荷、白荷、墨荷、金壁荷,还有风荷、晴荷、雨荷、秋荷,以及没骨荷、工笔荷、写意荷等等,纯美清雅,大有繁华落尽、洗尽铅华的感觉,因而也就有了“大千荷”的说法。

他自己曾说:“赏荷,画荷,一辈子都不会厌倦。”

我记得他有一幅画作《荷花美人》,成交价高达二百零一万元。画中的题识很有意味:“两村姊妹一般娇,同住青溪隔小桥。相约采莲期早至,来迟罚取荡兰桡。”

张大千的这幅荷花,是由美国回流而来的。画中两朵荷花,一花一苞,一开一合;几片荷叶,错落有致,翻滚延展;绿的迷蒙氤氲,红的高洁出尘。如此的花红叶绿、摇曳多姿,尤显夏日荷塘的烂漫色调,再清墨淡晕,那沉潜宁静之画蕴,便纷溢于宣纸之上,实在招人心动。

有行家评说:“张大千画荷,与其说是画荷,还不如说是画人。”的确啊!在笔墨上,老先生勾勒出了清瘦颀长的茎梗、离尘出世的粉容、清俊香远的秀影,特别是荷叶数片、墨晕流动,衬托出了犹如妙龄倩女的莲花那亭亭玉立的不俗倩姿,使整篇画面活灵活现,堪称上品佳作矣。

徐悲鸿也说:“张大千的荷花,为国人脸上增色。”

还有一位画荷人——谢稚柳。他笔下的荷花,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非常工整细腻的工笔荷花,一类是收放自如的大写意荷花。出自他手笔的荷花,婷立卓然,姿态优雅,气质高贵,赋予了风骨与灵魂,愈加彰显了出淤泥而不染的风采与品格,表达了自己对内心世界的坚守和对外在现实的追求。细细欣赏品味谢先生的荷花作品,别有耐人寻味之感。

当今,随着通讯工具手机中的摄像功能日益增强,人们遂意而影,留下了空前的影像画面。这当然少不了荷花倩影,在此就不展开细述了。

对于表现荷花的形式,是不止文图的。在西汉时期,十分盛行的汉乐府歌词中,荷花就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形成了边唱边蹈的《湖边采莲妇》《采莲曲》等歌谣,表演者通常手拿荷花载歌载舞,充满了幸福祥和氛围。

对于荷花的喜欢喜好喜爱,自隋唐起可谓是达到了空前程度,相关的诗词歌赋、绘画雕塑等多姿多彩;同时,培植技艺也进一步提高改善,让荷花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湖泊园林中,名气较大的有隋朝“芙蓉园”、南宋“曲苑风荷”等。再看当今,各地各大名湖名园里,几乎皆有各色荷花常住其中,可谓不可或缺啊。

贞观之治后,荷花元素大范围地呈现在了瓷器、铜镜、纺织品、金银器等物件上,可以说名贵高贵之处,总是容易遇见荷花的影子,甚至于唱主角。到了明清时期,木版年画中大多采用荷花图案,寓意“莲年有余”“莲生贵子”,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的无限憧憬。

当代散文|荷花

从考古学家那儿,我们知道荷花的历史,比起恐龙来还要久远得多,是地球上名副其实的老寿星。有报道称,在柴达木盆地发现了荷花化石,距今至少一千万年。

我国种植荷花的历史是非常悠久的,在有着五千至七千年的仰韶文化遗址中,就曾发现过两粒碳化的莲子。我们中国人食用莲藕的历史也是相当久远的,在长沙的西汉初期马王堆汉墓中,发现了盛放莲藕的食盒,说明莲藕早就走上了华夏族人的餐桌。

关于荷花,《辞源》中说:“花色艳丽,因此被用来形容人的美貌”。《周书》记曰:人们不仅欣赏观看荷花,还食用她的根茎、莲子。到了春秋时期,先民便根据荷花各个部位的特点,以及对其认识,分别为之取起了名字。

古来荷花载入我国典籍的称谓颇多。《尔雅》中称“芙蕖”,《本草经》中称“水芝”,《离骚》中称“芙蓉”,《本草纲目》中称“水华”,《群芳谱》中称“水芙蓉”,《采芳随笔》中称“草芙蓉”,等等。南朝宋鲍照在《芙蓉赋》中曰:“访群英之艳绝,标高名于泽芝”;南朝梁江淹在《莲华赋》中曰:“既号芙渠,亦曰泽芝”;我国第一部诗集《诗经》中有句:“隰有荷花”;屈原的《离骚》中有句:“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

荷花是个大家族,若按用途分,有子用荷、藕用荷、观赏荷三大类。若按花色分,有白、红、粉红、黄等色。若按花型分,有单瓣种,如古代莲、苏州白莲、东湖红莲;有半重瓣种,如红千叶、小桃红、大酒锦;有重瓣种,如重台莲、千瓣莲、并蒂莲。

深秋时节,莲蓬成熟,其内有散生蜂窝状孔洞,每一孔洞内孕育一粒外壳坚硬的莲子。令我不曾想到的是,莲子竟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1952年,在辽宁大连的泡子村发掘到一些古莲子,送到香山脚下的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经过精心培植,竟能开花结子。通过C14测定,这些莲子都是八百年至一千二百年之间的。

1984年的夏天,北京西郊太舟坞村的北苇塘中,忽见荷花盛开,粉红粉红的一片,成为了一道靓丽奇观。在当地人们的记忆中,这儿似乎从来没有栽植过荷花。后经进一步了解,才知道1949年时,此处挖出过古莲子。再深入调查,原来这个苇塘,是清康熙朝重臣索额图的别墅花园。由此推断,这些莲子在泥土中,已沉睡了三百年以上,在气温、湿度等机缘成熟之时,忽然间又焕发了旺盛的生命力。

随着我国农耕技术的出现并日益成熟后,先民们逐水而居,而野生荷花也同样栖身于湖畔、河岸和泉源附近。与荷花朝夕相处久了,一方面对其观赏、食用等价值有了更多更深入地了解和认识,另一方面将其移植到预设的田野、湖汪、池塘里,逐步种植并驯化成了今天如此众多的品种,实现了为我服务的目的。

特别是西汉时期,荷花得到了广泛栽种和传播。《齐民要术》就专门记载了种藕法和种莲子法等技艺。在唐代之前栽培的,都是长在湖泊里的深水藕;到了宋代之后,浅水藕得以大量种植,既方便了莲藕的采收,也为以后培育碗莲创造了条件。

观赏荷花的历史,应该是与人类活动相伴随的。吴王夫差为了讨取西施欢心,特意在王宫中修建了“玩花池”,莲花自然是主角。从东汉到西汉,对荷花赋予了神秘的宗教色彩,皇帝们也对其有着浓厚的兴趣,但当时的北方大地鲜有种植,大多是由江南水乡交易而来,或者作为贡品奉送皇家及园林。

北宋时期的东京,已有了荷花种植和买卖。为了讨得皇上欢心,宦官和园艺师们围绕荷花动了不少心思,甚至煞费苦心地在御道和行道之间,开挖御沟,种上荷花。由此,也助推了当时城市景观的创新。

荷花是我国十大名花之一,分布很广。长江流域一般在每年的清明前后分藕栽植,六至八月间是她的开花期。《清嘉录荷花荡》中记:“苏州好二十四日赏荷花”。民间里约定成俗,历年六月二十四日是荷花的生日。江南水乡不少地方,都把这一天定为了“观荷节”。

可以说,我国赏荷佳处众多,名气较大者有济南的大明湖、杭州的西湖、扬州的瘦西湖、湖北的洪湖、武汉的东湖、岳阳的洞庭湖等。通常炎夏的每日六至八时,是赏荷的理想时段。晨雾缭绕中,旭辉照临下,花蕾慢慢绽放,花瓣徐徐张散,犹如少女般的荷花,覆着薄薄的露莎,出落得有朝气有魅力更有风韵;到了下午三四点钟,花蕾渐渐合闭,第二天早上再度开放。每朵花儿能够开三四天,甚或更长一些时间。

古来,荷花不仅与文学艺术有着较深渊源,而且和宗教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精神世界里,已深深地扎下了根,特别是被上至帝王朝臣、中至皇亲国戚和达官贵人、下至信众和百姓们,都打心眼里倍加喜爱和推崇。

我们熟知的道教中八仙之一,美丽善良的“何仙姑”,总是不曾离手的,便是高贵清雅的荷花。相传佛祖释迦牟尼降于人间时每行一步,脚底都生有一朵美丽的荷花。现实中的诵经念佛的善男信女们,历经千辛万苦修行后,最大心愿便是能够在终老之时,顺顺利利地上莲花乘莲台,通达西方极乐佛国,获得另一意义上的永生。

种植栽培荷花,说来并不是件难事,重要的应把握好她那喜暖喜湿喜光等习性。一般来讲,二十三至三十度的气温时,最有助于她的生长发育。

大概每年初春断霜前后,也就是清明到谷雨期间,比较适合栽种荷花。如果选择种用藕的话,则要求藕身是完整的两节,且粗壮而整齐,栽植时顶芽朝上,株与株之间不能太密,水位要相对稳定,不可过深。

种植以后,要及时除掉杂草和其它水生植物。过二三十天,随着气温的日渐回暖,立叶便抽发出来。这时,可以适量施加肥料,等到分枝或结藕前后,最好再追施一些饼肥。

由于荷花乐于生长在湖沼、泽地、池塘中的平静浅水,故而比较适宜大面积池栽,美化水面,净化水质,也可缸盆栽植,摆放于庭院、亭榭等处,装饰环境,甚至还能植至碗中,点缀家居。

那么,家庭观赏性的缸植荷花,该如何栽种呢?去年清明时节,回老家祭祖。碰巧,有多年栽种经验的我哥,在院子里正育植荷花。他见我问这问那的,便一面娴熟地忙活着,一面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道:

家庭院落里摆上一两缸荷花,显得清雅而有生机。在缸里种养荷花,是个技术活。

要先培育荷苗,将莲子种凹进的一端,也就是芽口之处磨破,然后朝上安放在盆中的沙土里,加注一定量的水份,同时保障适当的光照,过十多天就能长出嫩芽及叶片,若再过一段时日,当根须长至十多公分时,就可以移栽了。

接下来是选一尊合适的水缸,口径大约六十公分左右为宜,深度大约四十多公分即可,别是太深了,会出现叶多花少问题。然后再把干化疏松的池塘泥,稻田土、菜园土也行,拌入少许豆饼等肥料放进缸内,厚度在十至十五公分之间就可以了。

第三步是移栽荷苗了。他一面说着,一面将数株已培育好的幼嫩荷苗,小心加细心地从育苗盆中移栽进了养荷缸里,并倒入早已氧化过的自来水。

最后,他直起腰身,用轻松而又肯定的口吻道:“等到天气越来越热的盛夏伏季,你来就能观赏到美丽的荷花了!”

我哦了一声,问:“那冬天的时候,你把她放在院子里,会不会冻坏?”

我哥会意地一笑:“入冬以后,就把她移到室内,但不能断水。第二年清明前后,再搬出来。”

接着,他饶有兴趣地叨叨起对荷花的养护:如果光照不足,她就不爱开花;结蕾以后,每日光照最好不能少于六小时。水是荷花的命根子,失水的后果很严重,夏季时只要两三小时便蔫巴了;假如断水一天半日的,便会出现叶边焦卷、花蕾回枯等状况。

哈哈,种植荷花,还真是个技术活啊。

当代散文|荷花

赏荷,是一件雅趣之事。十多年来,我养成了每逢夏伏时节,都要抽空赏荷的习惯。就说来小莲村赏荷吧,我已是第三次了。

其实,在日照这地场观赏荷花,去处还是比较多的,并且各有各的看点。

我第一次赏荷,应是十多年以前的事了。当时与有着浓郁吴昌硕画风的《日照广播电视报》花怀旻老师一起,还有两位同事,驱车来到二O四国道与青赵路交汇处西侧的苗家村荷塘。虽然荷塘不大,但荷花正盛,尤其是还有上百口荷缸,摆放在荷塘的西面和北面,荷叶荷花随风摇曳,荷香四溢,沁人肺腑,别具一番特色。欣赏之余,心想:要是有处庭院,购置几株带回,该多好啊。

新市区银河公园北门内,有一处不大的荷塘,呈小半月形状,经过十多年的繁殖越来越茂盛。石筑栈桥在池塘中间打了几个折儿,延伸到东南岸边,各色的鱼儿在桥下及荷间,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周边单位或小区的人们常常游园、散步至此,小息、聊天、赏荷……我在总行工作时,每到荷花绽放的盛夏季节,几乎天天都利用早饭后上班前的闲暇时间,寻芳觅影于此,在栈桥上或近距离赏娇容闻幽香、或变换着角度取景成像,乐此不疲。

2019年,我参加“万名干部下基层”活动,办公处的北墙外就是四季百花竞开的山海天公园。公园西门口的北侧,有一处仅亩地有余的小荷汪,四周是稀稀疏疏的蒲苇,中间便是荷花。在荷芽荷叶抽出、荷蕾荷花开放,乃至深秋凋谢之时,这儿成为了人们驻足观赏、摄影的中心地带,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荷仙子湿地公园是非常值得光顾的赏荷之所,距苗家村荷塘以南仅几里路程。它占地二百余亩,有九十多个荷花品种、三十多个睡莲品种。2014年盛夏,在此举办了首届荷花节,处处粉面娇娆、花香缭绕,特别是那连天碧荷,极具震撼力。

去年盛夏的一个周日,细雨淅沥。应好友相约,来到傍山临海的森林公园百荷园,顶雨赏荷——大片的荷叶敞怀沐浴,姣好的花朵舒容婷娉。慕名而来的游客,掌伞赏荷,兴趣不减。还真是,雨打池塘,轻风送香,充溢着满满的诗情画意。

听说,离我居处不算太远的白鹭湾,也有一大片荷池,绽放后以玉白色为多,偶有零散粉面摇曳其中,再加上各色鱼儿游戏于荷间,妩媚中平添了些许灵动。耳闻不如一见,等机缘成熟,是定要前往拜赏的,让记忆里的荷花愈加丰富多彩。

……

从久远时空走来的荷花,是那么的从容、勃发、高贵,活出了自己固有的本性和特质,一如既往地得到了华夏族人的青睐与呵护。

仅一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便道出了我们对她的美好印象和特殊情感,并浸润到了血液和骨髓里,融入到了自己的生活、文化和事业当中。

是的,她越来越似乎,不只是单单的一片荷叶、一朵荷花、一支莲蓬、一粒莲子,乃至一池连天接地的碧荷了,而是成为了人生价值、生活意义的评判标尺。

面对人格化了的出淤泥而绽放光华的荷花,年近六旬的我,回望大半生那深浅不一的足印,心中隐隐荡起了一丝无地自容的疚愧之感。

(图片源自网络)

【作者简介】秦泗新,男,山东日照涛雒人。从事金融行业,在各级报刊发表大量文学、新闻、调研等稿件。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日照市作家协会第二届、三届理事。

《当代散文》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散文双月刊,主要发表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欢迎山东籍散文作家申请加入山东省散文学会。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年举办各种散文活动,为作家提供图书出版服务,欢迎联系。联系电话:19861847653;18653131587;投稿邮箱:ddsww2022@163.com

壹点号当代散文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juzi/3837.html

(0)
上一篇 2022-12-24 15:12
下一篇 2022-12-24 15: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