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雪的哪些美称令人心醉不已

品读雪的那些美称,令人心醉不已

转眼到了大雪节气,该来一场洋洋洒洒、铺天盖地的大雪了吧。《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大者,盛也。至此而雪盛矣。”但现实往往很悲催,这时节天气愈加寒冷,降雪量并不见得很大,大雪节无大雪是常事。

不过,哪怕有“星点点,月团团”的小雪也好,我们纷纷走出家门,在小院中在旷野上,飞奔着旋舞着,像个孩子似的欢呼:下雪啦!下雪啦!

对于雪的称谓,今人的词汇显得太单调太乏味了,小雪、大雪、雪花、瑞雪,如此这般,寥寥几种。古人对“雪”的称谓太丰富了,在林林总总的赏雪吟雪诗文中,以节令物候、雪的形态以及各种比喻称之,出现了许多颇有韵味的雅称、喻称和别称,每一个称谓都美得令人心悸。

品读雪的那些美称,令人心醉不已

雪与“琼”相比,濡染了超凡脱俗的仙风道骨。

琼花

南宋诗人杨万里在《观雪》里吟道:“落尽琼花天不惜,封它梅蕊玉无香。”将雪喻为琼花,轻柔曼舞,如繁花落尽般飘飘洒洒,惹人疼爱。

琼芳

唐代诗人李贺《杂曲歌辞.十一月》中云:“宫城团回凛严光,白天碎碎堕琼芳。”将雪花比作“琼芳”,一个冰雪儿一般女孩的名字,多么温暖多么甜蜜!雪花飘飘洒洒,落满人间,仿佛心仪的天仙般的女子,款款飘来。

琼英

唐代诗人裴夷直的《和周侍御洛城雪》有句:“天街飞辔踏琼英,四顾全疑在玉京。”宋金时期的元好问在《续夷坚志·虞令公早慧》称:“琼英与玉蕊,片片落阶墀。”一片片晶莹的雪花,就像花蕊一样,精致唯美。

琼苞

南宋郭应祥一首《念奴娇》里有言:“琼苞玉屑,问天公、底事乱抛轻坠。”元后期诗人王仲元一曲《斗鹌鹑·咏雪》又道:“玉絮轻挦,琼苞碎打,粉叶飞扬,盐花乱撒。”用琼苞、玉絮形容雪花,将雪花柔美的姿态,形象生动地描绘出来了。

琼瑶

南宋抗金名将辛弃疾在《满江红·和范先之雪》里咏道:“对琼瑶满地,与君酬酢。”诗人对着满地晶莹如美玉的白雪,与老朋友举杯言欢。

碎琼

元末明初张宪在《听雪斋》诗中感言:

万籁入沈冥,坐深窗户明。

微于疏竹上,时作碎琼声。

诗人倚在窗前,看外面细碎的琼花遍地,一片洁白,听见簌簌之音,仔细留神,原来是雪花飘落的声音。

品读雪的那些美称,令人心醉不已

雪与“玉”媲美,洁白无瑕的风姿美丽了凡俗的尘世。

玉蝶

清代学者赵翼在《途遇大雪》吟道:“化工何处万剪刀,剪出玉蝶满空舞。”把雪花喻为玉蝶,奇巧绝伦!谁用万千把灵秀的剪刀,剪出了无数只翩翩飞舞的蝴蝶?

玉花

北宋诗人苏轼写有《和田国博喜雪》,诗曰:“玉花飞半夜,翠浪舞明年。”这白玉似的瑞雪从夜半开始飘落,瑞雪兆丰年,诗人想到来年的田野上绿浪翻涌,一派喜人景象。

玉絮

北宋司马光的《雪霁登普贤阁》里云:“开门枝鸟散,玉絮堕纷纷。”诗人晨起推开房门,树枝上的鸟儿都散尽了,雪花像碎玉似的扑簌簌落下来。

玉龙

南宋张孝祥在一首《菩萨蛮》里描述:“玉龙细点三更月,庭花影下余残雪。”莫是天上的玉龙在清冷夜色里细数缕缕月光,挥洒下银亮的雪花?

玲珑

唐代诗僧、著名苦吟诗人无可的《小雪》说得极妙:“片片互玲珑,飞扬玉漏终。”这夜半飘落的小雪一片片像银铃似的,仿佛听得到叮叮当当的清音,把打更声都湮没了。

玉妃、银粟、玉沙、玉鸾

南宋的杨万里一个人就用全了。他在《晴后再雪》中说:“天上琼楼万玉妃,月宫学舞试云衣。”居住在九天之上琼楼玉宇的玉妃仙子,霓裳羽衣,婆娑动人,她是新学一曲传奇的舞蹈吗?

又在《雪冻未解散策郡圃》里曰:“独往独来银粟地,一行一步玉沙声。”诗人在银粟似的雪地上漫步,都不忍抬步,每行一步都发出沙沙之声,令人心生怜爱。

还在《大雪中过吉水小盘渡西归》中云:“腊残滕六不归家,白昼乘风撒玉沙。”岁末残腊,司雪女神滕六尚未归家,她白日乘风,衣袂翩翩,素手中飞沙弄玉,洒下人间美景。

在《早朝紫宸殿贺雪呈尤延之》又说:“雪妃月姊宴群仙,珠阁银楼集玉鸾。”风情万千的雪妃月姊大宴九天众仙,珠阁银楼栖息着白色的玉鸾,想象力奇特!

品读雪的那些美称,令人心醉不已

还有以物候比喻的,南朝诗人沈约写了首《雪赞》,其中云:“独有凝雨姿,贞晼而无殉。”以“凝雨”喻雪,雪是凝结的雨,是雨水的固化,它以贞洁飘然之姿,美丽了世界。

还有比喻成寒食的,可以品尝呢。明代书画家、文学家徐渭用“寒酥”来比雪花,他在《谑雪》中说:“一行分向朱门屋,误落寒酥点羊肉。”又在《梨花》里云:“朝来试看青枝上,几朵寒酥未肯消。”这朵朵雪花在青枝绿叶上绽放,飘飘飞飞,落在了煮羊肉的汤锅里,品尝起来更有韵味。

品读雪的那些美称,令人心醉不已

晶莹的雪花为大气里的水汽饱和凝结而成,仔细观察,它们多是六边对称的片状雪晶,像六瓣的小白花,所以古人还把雪花称作“六出花”“六处”“六花”。西汉诗人韩婴所著《韩诗外传》中云:“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独六出。”雪花这种六角形的基本形状,在古人看来甚为神奇。南朝梁陈间的诗人、文学家徐陵在《咏雪诗》里云:

岂若天庭瑞,轻雪带风斜。

三晨喜盈尺,六出儛崇花。

把雪花称作“六处”,这种神奇的花呀,一早晨就落下了一尺深,给人们带来喜悦心情。唐代诗人高骈在《对雪》中也称“六处”,诗曰:

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

如今好上高楼望,盖尽人间恶路岐。

这片片六角形的小精灵飘飞着旋舞着,把院子里的青竹都装扮成了玉树琼枝,把人间坑坑洼洼的不平路都幻化成一片仙境。

南宋文学家楼钥把雪花呼作“六花”,他说:“黄昏门外六花飞,困倚胡床醉不知。”醉意朦胧中雪花飘来了,倚着矮床痴痴地发呆。

元代曲作家、杂剧家白朴直呼雪花为“六出花”,他在《天净沙·冬》说:“门前六出花飞,樽前万事休提,为问东君消息。”诗人与朋友赏雪品酒,盼望着春回大地、百花争艳。

品读雪的那些美称,令人心醉不已

此外,雪花还有玉妃、瑞白、素尘、积素、碎琼、仙藻、雨冻、冰霰、璇花、青盐、素液、铅粉等别称,真是五花八门,各显千秋。

在这些独出心裁的称谓中,雪花还有一个更为奇特的称呼,那就是“犬吠”,且有则成语云“粤犬吠雪”,意为岭南一带很少下雪,狗看见下雪惊讶地狺狺吠叫,引申为少见多怪。

唐代文学家柳宗元在《答韦中立论师道书》中说:“前六七年,仆来南,二年冬,幸大雪逾岭,被南越中数州。州中之犬,皆苍黄吠噬,狂走者累日,至无雪乃已。”叙述了他在岭南之地的见闻,偶遇冬日降雪,好多地方的黄狗连天大叫不止。故此,“犬吠”成了岭南地区雪的别名。

北宋末诗人洪刍在《雪》中称:“越犬旧闻冬吠雪,闽天今见雪中梅。”南宋诗人杨万里在《荔枝歌》中感慨道:“粤犬吠雪非差事,粤人语冰夏虫似。”南粤之地的雪更当别有韵致,也就不足为怪了。

雪的美名儿说也说不完,道也道不尽,就让我们展开思念的羽翼,殷切地期盼吧,谁的精神世界里不需要一场晶莹剔透、宛若仙境的雪,来滋润来净化呢?

大雪小雪又一年,你的心里下雪了吗?

-作者-

刘琪瑞,男,山东郯城人,一位资深文学爱好者,出版散文集《那年的歌声》《乡愁是弯蓝月亮》和小小说集《河东河西》。

感谢您的阅读,帮忙点击下方助力按钮☟☟☟☟,为我们助力!

本文来自用户发表,不代表空兰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onglan.com/juzi/3681.html

(0)
上一篇 2022-12-24 12:25
下一篇 2022-12-24 12:3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